Violaoi

💅🏼🍾️👩‍❤️‍💋‍👩

阿沫沫沫唧唧:

🐴一哈


1950s 女体usk


一阵滚轮声。也许是哪个伙计在把磨损变形的一摞旧轮胎、坏保险杠之类的东西往废物堆运。


“琼斯,我的车修好了吗?我现在就想要取走她。”


“我在看它的底盘有没有刮蹭。”我惊醒,用手背蹭过有些湿润的嘴角。


那天中午,罗莎·æŸ¯å…‹å…°æ¥å–车的时候,我正在车底睡觉。我本来在检查这辆福特金牛座的底盘有没有刮蹭,但是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在夏天,这个时间点,一般只有修理厂老板或者他的婆娘会来巡视,所以我自然以为自己是被逮到了。


“你在说什么?你在哪儿?我没看见你。”


我清醒过来:“哦。别管它。”我眯着眼睛从黑色的狭缝里头往外头的光亮看,不远处有一双赤裸的脚,旁边还有一个拖箱。


我艰难地把上半身从车底挪出来——因为我的胸的原因,我大概是这个修理厂胸最大的伙计——其实也不难解释,因为我是这个堆满破铜烂铁和即将成为破铜烂铁的地方唯一的女修车伙计。我翻了个面爬出来,不出意外,被外头的阳光刺到了眼睛。


我拍拍车屁股,发出声响引起她的注意。她抬了抬墨镜看了一眼我,“哦。”她从鼻腔发出了模糊的一声,似乎像是看见了什么乞丐似的。而我正在搓手,你看到罗莎·æŸ¯å…‹å…°çš„时候总会紧张,搓手就是我紧张的表现。你见到这类有钱人家的刻薄的、还没嫁出去的老姑娘总会紧张,虽然她还没到老姑娘的年龄,但她的某些作态的确是让我想到那种人。但与此同时她也是个被家里的一堆哥哥和晚来得女的老夫妻宠坏的娇滴滴的小姑娘,奇怪的女孩。那辆车——据说是她月经初潮时候爹妈买了送她作为纪念的,按照她的要求,车身漆成乳白色,帐篷要蓝色的。我在成年后才拥有过一段时间自己的车,我老头的、发动起来得用半天的老爷车。至于为什么是拥有一段时间,这是因为后来我把它送给我的混账弟弟了。


这次柯克兰有点反常。她这次没戴帽子,一头战前老欧洲的公主才有的浅金色头发没精心打理,被头巾捆起来——对于一个有修养的小姐,披头散发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胡乱穿着一件似乎是度假才会穿的不中用的鹅黄色套裙,她并不是光脚,她穿了尼龙丝袜,但没穿鞋。圆头裸色小高跟正被她单手拎着,手腕搁在白色包角旅行皮箱的拉杆上。柯克兰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她顺着自己肩膀上的头发,我几乎能猜到墨镜后她的眼神。“哦——哦,你的车……”我从我的工装裤里拿出做记录的本子,“你比约好的时间要早来,不过她已经修好了。但是她现在泊在里头,可能有点难取。”

评论

热度(61)

  1. Violaoi 从 阿沫沫沫唧唧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