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aoi

英格兰,我的英格兰

•America/England

•PG-13

•1941的稿解禁了,一个USK国设,偏题的维多利亚时代(原本想写1890s给比萨做生贺:D)。顺便一提稿子的非清水部分有所删减,这里发的是完整版。oi还没有收到样刊,各位朋友有没有repo💋



英格兰,我的英格兰


 

偶尔国家之间会有些共鸣,比如从刚刚开始阿尔弗雷德的胸口就不太舒服,隐隐约约有什么预感。但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他认为他最担心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尤其是当他来到游艺宫,看见幕布上方镀了金的石膏丘比特像、观众席上深红的坐垫、墙上挂的廉价油画;闻到木材、油漆和啤酒的味道、汽油、香烟和头油混合的味道;听见欢快、嘈杂的吵闹声,其间还混着些粗鄙的咒骂时——阿尔弗雷德更加确信,在这里不会遇到英国的。

 

今晚有伦敦名人弗洛伦丝小姐的演出,坎特伯雷宫热得跟地狱一样。阿尔弗雷德选了楼座的位置,当他往下看的时候,只能看到台下的帽檐和台上的演出。乐团奏响了序曲,剧院的灯光暗了下来,人们还在鼓掌。阿尔弗雷德靠在围栏上抽烟,注意到在贵宾席上还有位置空着。演出已经快要开始了,这时,阿尔弗雷德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真是远道而来的贵客。”这声音在旁人听起来十分优雅,但对阿尔弗雷德来说尖锐而具有攻击性。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006520

石墨:

https://shimo.im/docs/40Qyk8sPBXkdIgK6

非正式外交

•America/England

•PG-13

•段段的小料稿解禁了鸽子oi来发一发,是沙雕国设。写了委内瑞拉危机,整个过程都非常轻喜剧。



非正式外交



“对美国迎面一个耳光!”


自英国擅自划定国境线——“肖伯恩克线”,美国介入英国殖民地英属圭亚那与委内瑞拉的边境争端后,英美冲突在十月开始上升。英国政府规避而非挑战了门罗主义;美国共和党的两名众议员联合发布文章宣称“英国在美洲扩大殖民地的行为必须全力抵制”;《纽约论坛报》将英国的做法看作一个响亮耳光,得到的回应十分讽刺——“美国最好和英国一起让这些西班牙-印第安野蛮人守规矩”。


石墨文档:
https://shimo.im/docs/o485NzUF2kYbvBaI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628062

微博:

http://fx.weico.cc/share/32648185.html?weibo_id=4271448539106333

橘红色胸脯

•America/England

•PG-13

•摸一个啾米英,配图是唧唧和雪蘑菇画的。国设背景里的知更鸟英和白头鹰米,有点像童话···啾真的太可爱了每天都在欣赏这些小家伙。



橘红色胸脯



知更鸟来了,在英格兰的一个晴天里。

 

花园里没有风,白蔷薇架下放着一个小桶,里面装着园艺剪刀、工具、手套和一本厚厚的嫁接指南,这些物什被一个淡黄色草帽遮盖着。玫瑰丛旁放置着一张乳白色圆桌,上面摆着茶壶和三层塔。一位绅士正往一只釉花瓷杯里倒茶,这里是伦敦,他在私人时间里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他为国家工作——浅色金发和绿眼睛,年轻的脸庞,眼角的弧度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后天的冷漠,除此之外无法获得更多信息。事实上,这样一位先生正是这个古老国家本身,真正的名字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除草除虫和修剪工作已经全部完成,这个漂亮花园的主人——英国,正坐在圆桌旁享受下午茶。

 

知更鸟就是这个时候来的,那种为耶稣唱过歌的小鸟,有着橘红色胸脯。姿态可爱,声音悦耳,性情却不像外表那样温和,他们种族在领地的主权上绝不会退让。

 

英国已经读完了一本诗集,墨绿色封面,用烫金字母印了标题,书脊上还有一个狮子头,装帧非常合他心意。因此英国一直心情愉快——在知更鸟的爪子踩在这本诗集上并弄湿了一小块书页之前。

 

这只突然造访的知更鸟落在那本<Wasteland>上,小巧的帽子歪斜在脑袋上,嘴里衔着一根同样小巧的手杖,两只爪子抓着一个小行李箱。看得出来知更鸟生活得非常精致,他的棕色行李箱上甚至还印了花,不过那估计得用放大镜才能看清。

 

知更鸟将行李箱放在身旁,嘴里依然衔着那根黑色手杖,大概是因为太过期待而忘了放下。他花了一上午收拾东西,现在顺利地把东西都运了过来,只差跟英国说明他的目的了。

 

没错,知更鸟决定搬家到英国的花园里来。就在一周前,知更鸟在英国照顾小花圃的幼苗时,不小心跌落到了娇嫩的枝叶上,将那可怜的幼苗压弯了。

 

“啾!(对不起)”知更鸟英慌忙地叫了一声,不过人类也听不懂他在道歉。所以他准备飞走,即使他的翅膀很痛。

 

可就在知更鸟决定以后为这个园丁多捉点害虫补偿他的时候,知更鸟听到了一个声音——

 

“不用道歉,不过你,翅膀受伤了吧。”英国停下了铲土的动作,查看了一下知更鸟的翅膀,有一道不深的伤口,对野生鸟来说没什么大碍,不过英国还是皱了皱眉毛。“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现在我要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到我手上来吧。”

 

知更鸟歪了歪头,但还是跳上去了,乖乖坐在英国的手套里,“你为什么听得懂我说话?难道你是一只变成了人的知更鸟吗?我在魔法书里看到过!”

 

“小动物很讨我喜欢,所以我学了跟动物交流的魔法。”英国解释道,带着知更鸟去了屋子里,给他包扎。这个过程有点困难,不过在一些花精的帮助下,知更鸟得到了很好的治疗。

 

那之后知更鸟在英国家待了几天,直到彻底痊愈。也是在等待痊愈的那段时间里,知更鸟了解了花园的情况,现在正是害虫泛滥的时候,于是知更鸟决定回家收拾行李,然后住到英国这里来,为他抓虫——

 

“这是要搬家来我的花园吗?”英国看着知更鸟闪闪发光的眼睛,知道他猜对了。但是这只小鸟身上的水弄湿了他的诗集,于是英国刻薄地说了一个词,“拒绝。”

 

这个词还没落音,知更鸟就难过得连手杖都从嘴里掉了下来,英国没想到小鸟的心这么纤细,抱歉地笑了笑,“开玩笑的,别这么难过。”


听到这里知更鸟才放心,他飞到英国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脖子。在这个位置上,知更鸟看到了英国那本诗集上的水渍,才知道刚刚英国为什么要吓唬他。真是难以捉摸的脾气,但知更鸟知道英国不会故意伤害他。“我会在这里好好工作的,捉虫,赶走坏鸟······还有什么吗?”

 

“还有照顾好你自己,”英国喝完了杯里的红茶,“这么草率地就来了,连窝都没有,你怎么好好生活,我得帮你搭个窝,今天你就和独角兽睡吧,他的毛非常柔软。”

 

知更鸟就是这么来到英国家里的,橘红色胸脯是花园里的新色彩。

 

住了一段时间后,知更鸟交上了一些鸟朋友。英国的花园位置隐蔽 ,正是这个原因,闯进来的鸟非常少。不过知更鸟还是能见到许多其他的鸟——聒噪的小麻雀、善良的杜鹃、聪明的乌鸦。

 

其他鸟都对知更鸟的鸟巢非常感兴趣,那是英国亲手做的,蓝顶小木房,设施丰富。由于入口非常小的缘故,进去过的只有麻雀。好动的小麻雀打翻了知更鸟存放果子的篮子、翅膀扑腾坏了他的帽架、还弄断了他的一根手杖,之后就被禁止入内了。

 

知更鸟非常喜欢这个木房子,非常喜欢这个花园,非常喜欢他的杜鹃朋友,当然最喜欢的是英国。虽然他不常笑,但是和动物们待在一起时神情就会温柔下来,偶尔还会露出有趣的表情。知更鸟注意到,英国的表情最有趣的时候是“那个人”来的时候。

 

一个金发蓝眼的青年,说话的声音非常大,还不相信魔法。每次撞见英国跟知更鸟说话的时候都会发出一阵大笑,第一次的时候知更鸟还以为这是个来惹事的恶棍,但是他笑完之后就会一只手撑在茶桌上,俯身去吻英国。

 

知更鸟看见英国脸红了,歪着头思考原因。他当然不知道原因,知更鸟只知道这个粗鲁的家伙不是坏人,虽然他嚼完果仁小饼干后都会露出“难吃”的表情——英国总是烤焦,所以也不能怪罪他。就这样,知更鸟没有去狠狠地啄美国,倒是对他鼻梁上架着的有时会在太阳下发光的金属框眼睛感兴趣。

 

知更鸟对美国的好奇心就到这里了,而且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探索美国的事情——最近有些奇怪的传言,说一只可怕的白头鹰一直在问一只知更鸟的去向。

 

“那么大的一只鹰,落到树枝上就问我有没有见过一只知更鸟,我吓坏啦!”他的杜鹃朋友这么说。

 

“很吓人吗?”

 

“是啊!而且很多鸟都被逼问了,太可怕了,到底是哪只知更鸟惹到他了。”

 

“我在花园里住了很久了,不知道是哪只,不然就可以帮忙了。”

 

“我告诉你那只知更鸟的特征吧!他有一顶小帽子,”杜鹃看了一下他,“戴帽子的知更鸟真的好少,我也没见你戴过帽子。他还有一根手杖,行李箱上有玫瑰花,看来是只富裕的鸟呢!他的胸脯是橘红色的,哈哈,每只知更鸟的胸脯都是橘红色的。噢!那只白头鹰还强调了,他有很粗的眉毛。对,就像你一样!”

 

“我、我没有见过这样的知更鸟······”知更鸟吓了一大跳,鸟生绝望,这不就是在说他吗?幸好他来到英国这里之后就没有戴帽子,也没有用手杖了(爪仗?),英国给了他一个黑色小领结,在他胸前系上了一个小蝴蝶结,除此之外他就没有戴其他东西了,因为工作太忙。

 

“这样啊,那你也小心一点,今天我就先回家啦!”

 

“注意安全!”知更鸟对飞远的杜鹃挥了挥翅膀。

 

那天晚上他没有睡好,知更鸟想起了一只白头鹰,以前在野外的时候他经常骚扰他。白头鹰的头上翘起了一撮毛,还戴着眼镜,知更鸟对他没什么好感。因为不止一次,白头鹰把他抓到空中转圈*,那差点杀了他,天知道那只鸟在想什么。

 

*求爱行为

 

杜鹃说了白头鹰的事不久之后,知更鸟就遇到麻烦了。

 

那只曾经把他家弄得乱糟糟的麻雀,在他的房间里看到过知更鸟的帽子,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头鹰。现在白头鹰随时会来找他!

 

好心的乌鸦把这个消息通知了知更鸟,这让知更鸟很难过。他不想给英国带来麻烦,可是他又觉得沉默地离开花园非常不礼貌,于是一整天他都很消沉。

 

“发生什么了吗?知更鸟。”下午茶时间,知更鸟吃着英国给他的鸟食,英国问道。

 

“我遇到麻烦了,可是我不想让你不开心。”

 

“除了美国突然来这儿,没有什么事会让我不开心了。”英国喝了口茶,绿眼睛一直盯着难过的小知更鸟。

 

“怪不得美国来的时候你都会睡到很晚才起床,我昨晚也没睡好,今天起晚了。”

 

听到这里英国差点把茶吐出来,该死的,下次一定不能让美国折腾到凌晨,简直是纵欲。瞧啊,现在连一只鸟都注意到了这件事——英国暗自下决心,零点之后美国再要求做/爱的话必须把他踹下床。然后英国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所以你遇到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一只鹰以前就缠着我,给我叼一堆花来,我的窝都被挤满了。还会抓一些动物放在树下,你知道吗!他居然抓了一只兔子。兔子那么可爱,鹰也太过分了。最讨厌的是他老是抓着我在空中转圈,唉,他现在要来你的花园抓我了。”

 

“那是求爱行为······”

 

“求爱?怎么可能,我一定哪里惹恼他了,现在他要来找我算帐……”

 

“知更鸟!我终于找到你了!”

 

猝不及防,一只大型鸟猛冲了过来,撞倒了三层塔。英国早已站了起来,想要抓住突然出现的白头鹰的翅膀,但是失败了。我的天啊!这只鸟的做派怎么跟美国这么像,他妈的一只白头鹰还会戴眼镜?这是妖怪吧。

 

“你······”

 

知更鸟还在消化英国说的求爱,他不相信白头鹰不是讨厌他,于是他问道,“为什么追过来,我搬家了!你吓坏了一群鸟。还有,听着,我要问你,之前你抓着我在空中转圈是什么意思?还老是给我一堆诡异的东西,我哪里让你讨厌了吗?”

 

“讨厌?怎么可能,Hero喜欢你啊!”

 

“喜······”白头鹰松开爪子,一朵玫瑰(英国院子里的)落到知更鸟的面前。

 

Hero······鸟也会自称英雄的吗?英国认出来那朵玫瑰是他种的,他正想掐着白头鹰的脖子把他扔出花园,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劲。

 

两只鸟面对面站在他的茶桌上,对视着,眼睛都亮晶晶的。如果英国没看错,白头鹰是在“深情地凝视着”知更鸟······这是什么状况······英国突然发现,这好像是他家和美国家的国鸟?

 

“嘿!英国,我来了。”

 

美国来的时候,白头鹰和知更鸟已经靠在了一起。英国看着热情地推开他家的栅栏门的美国,突然发现了什么共通之处。

 

美国的求爱跟这只鹰真像,虽然那只白头鹰传达爱意的方法听起来很可怕,但至少比美国好。美国虽然没有把玫瑰花塞满他的屋子,可拥抱和亲吻搞多得让英国喘不过气。

 

年轻人的求爱真的太可怕了,英国非常体谅知更鸟。如果他天天被美国抱着转,可能就更了解被抓在空中转的知更鸟的心情了。

 

“不要那么大声,你吵得我头痛。”

 

“英国还是这么狠心,不过宽容大度的英雄原谅你了。”美国把倒在桌上的三层塔扶了起来,里面的草莓奶油蛋糕和其他甜点都塌成了奇怪的形状。他从上面拿了一颗沾着奶油的草莓,挤开英国的唇瓣,塞进了他嘴里,“偶尔也夸赞一下我,就像草莓这么甜的话,怎么样?宝贝儿。”

 

这时,知更鸟好像明白美国和英国的关系了,这直接影响了他和白头鹰的关系,因为双倍的感情在这个小小的花园里实在太满了。于是小知更鸟收下了白头鹰的玫瑰花,就像英国吃掉了美国的草莓,还称呼他是“亲爱的愚蠢男孩”,像草莓那么甜。


那之后白头鹰每天都跟着知更鸟——比美国勤快多了,毕竟这只鹰没有工作。结果就是其他鸟因为白头鹰的体型和眼神而不敢靠近花园,知更鸟没有了其他帮忙捉虫的鸟。这样一来,本该在天空翱翔的白头鹰担当了捉虫的助手。非常有趣的画面,偶尔来做客的美国常常调侃。

 

不久后,白头鹰也在花园里住了下来。一开始他总是带一些动物的尸体回来,把英国的花园弄得乱糟糟的。对于这件事,英国的解决方法是让那只胃口极大的白头鹰在野外吃完了再回来,美国有时也会喂喂他。

 

总而言之,花园里这片小小的橘红色成了熟悉的色彩——只是经常被白头鹰的羽毛给整个遮盖住。

 

FIN

 

世界会议上,美国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白头鹰,英国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知更鸟。法国因为这滑稽的画面笑了好一阵子,后来他每次都会用这件事来取笑英国——“瞧你家的国鸟,那么小一团,一不小心就会被那只鹰吞了吧!”——直到英国往他头上扔了一只花哨的高卢鸡他才停下这种发言。


The Silken Rose

•America/England

•NC-17

•劳动节快乐希望大家多多产粮,这篇翻译还待授权大家先吃着吧。(那什么,原文肉更好吃



The Silken Rose



配对:America/England

译名:丝绒玫瑰

翻译:  @Violaoi (1-6) @Dr.Noise (7-10)

校对:  @Dr.Noise 

原作者(待授):snowyfoxpaws

简介:一条代表命运的红线会将你与灵魂伴侣系在一起——可英国的这条线通向美国,因此这一定是错误的。



丝绒玫瑰

By:snowyfoxpaws



英国现在情绪低落。


这不是一个好的事态,但这是他面对的事态。几百年里,英国在希望与绝望中摇摆不定。最终,英国开始怀疑了。一直以来,美国对他来说具有某种特殊意义——英国看得见。每天和美国交谈的时候,英国都能看见他们中间有一道细线,那是他特别喜爱的玫瑰红色。


一开始它并不在那里……但随着美国从年轻的殖民地逐渐成长得优秀而强大,英国对缠绕在他右手小指上的细线也越来越敏感了,那似乎只有他能看得见,但是他不知道这条线到底代表着什么特殊意义。


英国的精灵朋友们知道那条线的含义,他们让英国明白了。美国是——根据那条细线——是他的精神伴侣,精灵们告知英国说他的精神伴侣只有一个,并且这条细线从来没有出错过。


许多年过后,英国非常肯定这条细线是错误的。


全文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525889

A Window Cleaner's Love

•Alfred/Arthur

•PG-13

•授权翻译。AO3上一篇非常有趣的社息,会在后面放上原文链接,喜欢的可以过去给作者Kudos。



A Window Cleaner's Love



配对:Alfred/Arthur

译名:擦玻璃的阿尔弗

翻译: @Violaoi 

校对: @Dr•Noise 

插图: @鄂季 

原作者及授权:ladderandsteps

简介:对阿尔弗雷德来说,这是一见钟情。不幸的是,在他追上亚瑟之前,亚瑟就不见了。十一年过去了,他再次遇到了亚瑟。这次,隔在他们中间的只有一扇玻璃窗,阿尔弗雷德愿意做任何事来让亚瑟爱上他。



一个窗户清洁工的爱情
By:ladderandsteps



“好吧,我得说,柯克兰的存在让我越来越生气了,”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就像他说的那样,“我父亲已经准备好收养那个混蛋了。他威胁说要削减我的信用卡,这样我就能学会像亚瑟一样保管好我的钱。”

 

“那么,你有什么计划?”弗朗西斯皱起了眉头。

 

“除了在我成为CEO的时候解雇他还有什么能做的?”他翻了个白眼。“你比我更了解他,你现在有什么想法?”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把他的黑卡塞进钱包里。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

 

亚瑟喜欢在他喝茶的时候看着窗外。当他看不到天际线的时候,他就会非常生气,所以瞄准他的窗户是关键。

 

这很难执行,除非使用窗户清洁站台,阿尔弗雷德准备使用涂鸦来覆盖亚瑟的视线中的纽约天际线。这些涂鸦将包含色彩丰富的诅咒和脏话。

 

这足以毁掉亚瑟这周的心情。

 

当站台降落到八十二楼时,阿尔弗雷德变得非常兴奋。由于百叶窗现在已经关闭,没有人知道是他。即使人们确实发现了,他也不会在乎。他是CEO的儿子。严格来说,这是他的建筑,所以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只要他的灵魂伴侣不知道他干的坏事,他就一切都好。

 

当他喷好“Fuck you”的时候,百叶窗突然打开了。阿尔弗雷德转身向旁边看了一眼,是“伟大的”亚瑟·柯克兰。



中文翻译:
https://shimo.im/docs/hYz9UNEkUEEU7MaF

英文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88757/chapters/26045145

Blue,White,Red

•Alfred/Arthur

•PG-13

•待授,George deValier女神的独战米英,角色死亡注意。之前有太太翻译过了,我是弥补一下之前和我女人没翻完的遗憾。



Blue,White,Red



配对:Alfred/Arthur

译名:蓝白红

翻译:  @Violaoi 

校对:  @Dr•Noise 

原作者(自翻):George deValier

简介:平行世界普通人类设定。1777年,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美军士兵阿尔弗雷德·琼斯遇见了英军士兵亚瑟·柯克兰三次。蓝色的一次,白色的一次,红色的一次。



蓝白红

By:George deValier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在洗脚。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愉快地在清凉的蔚蓝色湖水中拍打着脚踝。散落在他身后的靴子、外套和步枪不被理睬,成了一堆皱巴巴的棕色和蓝色——一堆被遗忘的纪律和责任。阿尔弗雷德仰起头,面对着照在他脸上的温暖阳光,在清澈湛蓝的天空下微笑了起来。天气很好,天空也很美,这是个很好的走失之地。


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一夜。不过阿尔弗雷德曾经迷路过更长的时间,他相信他会再次找到他的军队。这是他在弗吉尼亚州的农场以北许多英里的地方,但阿尔弗雷德熟悉这个国家。他熟悉他身后广阔的金黄色田野和他身旁垂着的黑色柳树。他熟悉微风裹挟来的温暖清新的气息和头顶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 他熟悉绿草擦过他的手指时的新鲜感以及脚下深不见底的蓝色湖水的清凉感。阿尔弗雷德熟悉这个国家,在这里他永远不会真正迷路。这个国家就是他参战的理由。这个国家是他身边的步枪的意义所在。


阿尔弗雷德不习惯军队的纪律。但是,当他的国家为自由而呼喊时,他就像任何一个爱国者做的一样:他参军了,发誓要为自由而战。17年来,阿尔弗雷德一直在森林、田野和河流中穿行,深知自由的感觉。但是,当他在空中拍打着他的脚,对着天空微笑的时候,他想,如果这就是战争,其实也不太糟糕。


全文链接:

https://shimo.im/docs/mF8lRIYn52QXHwrX

时间轴


|1859s 国设 圣胡安危机

  Pig War by Violaoi

|1861s 国设 南北战争

  Cotton is King!by 比萨

|1890s 国设 委内瑞拉危机

  非正式外交 by Violaoi

|1895s 国设 维多利亚时代

  英格兰,我的英格兰 by Violaoi

|1900s 国设 镀金时代末期 

  贫民窟 by 比萨

|1921s 国设 英美交恶

  南洋赴任 by 比萨

|1941 国设 二战

  跨洋电话 by 比萨

|21c 国设 现代

  来日可期 by 比萨

|21c 知更鸟与白头鹰 现代

  橘红色胸脯 by Violaoi

|羊毛梗 国设

  阿尔的羊 by 比萨

|架空 KQ 登基前的两位 by Violaoi

  赴宴之前 by Violaoi

下午茶

置顶用来讲话和搞活动|这个主页以后就放质量高点儿的解禁稿了,也会抽空来填坑(?),平常的摸鱼都放在另一个主页 @格朗 (东西多慎fo最好看合集),然后ao3和微博(都是Violaoi)也放了点文,ao3我心头肉,至于微博也慎fo因为那边我凶一点(?)。QQ这边都是和熟悉的朋友们玩儿,不随意扩列,在LOF熟悉了之后可以来找我玩儿。米英不出坑,双厨,携手比萨共同整理国设时间线。墙头非常多,喜欢的朋友也非常多,快乐磕cp🇺🇸🇬🇧

赴宴之前

•Alfred(King)/Arthur(Queen)

•NC-17

更新至Chapter14 TBC|一个调侃欢乐向的尝试,黑桃国爱情喜剧。



赴宴之前



亚瑟·柯克兰,早就该以叛国的罪名被逮捕入狱。

黑桃Queen候选的最后一轮是在皇宫的花园里进行的,这是所有候选人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本人(亚瑟除外)。只要被阿尔弗雷德选中,就能直接进入王宫,甚至成为下一任黑桃Queen。亚瑟倒没有非要成为Queen,他可以就在这玫瑰盛开的花园里借其他人的手把阿尔弗雷德给杀了,在皇室陷入一片混乱时没事人似的拍手走人。

“阿尔,这几位依次是……”国王开始介绍几位小姐。

“我要带他走,我爱他。”

什么?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的那只指着自己的手,喝茶的动作僵住了。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22664?view_full_work=true

显示更多内容